隨著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舉措逐漸取得成效,各地陸續按下復工復產“快進鍵”,但由于疫情風險依然存在,學校尚未復課,居家辦公增多,戶外活動減少,居家時間較往常還是多出不少。

疫情期間,人們宅在家中,對網絡的依賴加大,通過網絡辦公、購物、求職、貸款、上課成為一部分群眾新的生活方式。不法分子利用此特殊時期人們出行不便,購物、求職心切或信任老師等心理,實施電信詐騙成功率大大提高。

《法制日報》記者從河北省公安廳獲悉,疫情期間,電信網絡詐騙案件高發多發,不僅案件數量多,而且人數也多。近日,該廳反詐中心通報了近期較為多發的網絡貸款及代辦信用卡類、刷單類、網絡交友誘導賭博及投資類詐騙典型案例,提示廣大群眾增強防范意識,提高識別能力,防止落入不法分子陷阱。

低息免息誘惑網絡貸款 預付各種費用進行詐騙

疫情期間,一些企業生產經營遭遇困境,企業員工薪酬發放隨之受到影響。在這種情況下,一些有消費需求的人,尤其是年輕人,將目光投向網絡貸款、信用卡透支等,讓網絡貸款及代辦信用卡類詐騙有了可乘之機。

4月17日,邢臺市民陳某在手機上下載了一款名為“螞蟻借唄”的App,用本人手機號和身份證號注冊后,點擊申請借款,并填寫個人信息和申請合同,系統提示申請成功。

隨后,“客服”聯系陳某,說只有繳納1000元的印花稅,才能放款,并向陳某提供了一個銀行卡號。陳某轉賬1000元之后,“客服”又以銀行卡號綁定錯誤為由,先后3次要求陳某繳納共33000元。陳某照做后,App頁面顯示“風險評估偏低”,還需綁定金融商業險,陳某又繳納了18000元,隨后,App又提示“流水不足”,讓其補充流水,陳某又分9次共充值8萬元。結果App顯示“放款失敗”,讓其繼續繳納個人所得稅,陳某這才意識到受騙,向公安機關報案。

據了解,在網絡貸款類電信詐騙中,不法分子通過開設虛假網站、手機短信、小卡片等途徑,發布“無抵押貸款”“低息貸款”“免息貸款”等貸款信息,謊稱可以無抵押無擔保貸款或以較低的利率申請貸款。待受害人與其聯系或者在平臺完成注冊后,再誘騙受害人通過銀行轉賬形式預付利息、保證金、保險費、工本費等各種名目的費用,從而達到詐騙目的。

代辦信用卡詐騙中,一般用“無需任何工作證明”、高額度、審批快等噱頭吸引目光,想盡一切辦法獲取被害人的身份信息、電話、銀行卡號等重要信息資料,再以驗資為由騙人錢財。

河北省公安廳反詐中心民警提示,貸款無門檻、貸前亂收費、遲遲不放款是常見三大貸款詐騙套路,無論在哪個金融平臺上進行貸款申請,所有正規渠道都不會在放貸前收取費用;貸款并不需要交保證金和做銀行流水,一旦遇到此種情況,均為詐騙;切勿將自己的銀行卡密碼、動態驗證碼提供給陌生人。辦理信用卡有一套嚴格的審批手續,申請人應通過正規渠道,親自向銀行申請。

前期練習刷單嘗到甜頭 拒不退款撿芝麻丟西瓜

疫情期間,一些人宅在家中無事可做,詐騙分子通過發布“足不出戶,工資日結,工作輕松,報酬豐厚”等刷單廣告,實施網絡刷單詐騙,引誘受害人刷單付款后,拒不退款,騙取錢財。

今年2月,石家莊市民李某在微信上被人誘導,在指定網站進行點贊、留言、購買物品等,事成之后李某收到了對方3至5元不等的傭金。取得李某信任后,對方告訴李某多投入還可以掙大錢,但需要李某先行墊付才能獲得更多傭金,并要求扣除一半傭金作為回扣。

按照對方提示,李某又在網站上刷單兩筆共1500元,收到傭金780元后,將390元匯至對方賬戶。后續,李某又刷單2筆共計8000元,此時對方提出李某先將一半傭金交出。李某匯款后,發現自己的本金和傭金都沒有到賬,聯系對方又稱現在不夠提現,需要繼續刷……這時的李某才意識到自己被騙。

面對刷單騙局,廊坊市民馬某醒悟得更遲。近日,他在微信里看到有人發布刷單廣告,添加對方微信后,下載注冊了一個名為“聊天寶”的App,并在App上添加了派單“客服”?!翱头苯o馬某發送商品刷單鏈接,并給馬某提供了一個二維碼,讓馬某掃碼刷單。

第一單,馬某用微信刷單299元,隨后對方將本金退回到馬某微信,6%的傭金退到馬某的支付寶賬戶。第二單,馬某掃碼支付700元,對方將本金退還后,在支付寶里給馬某支付了42元傭金。第三單,馬某需要刷單125元,此時,“客服”要求馬某將刷單的錢轉入一銀行賬戶,馬某通過手機銀行給對方轉錢,并得到了傭金。第四單,“客服”給馬某派送了2000元的單子,馬某通過手機銀行轉賬后,“客服”告訴馬某,此單為5連單,于是馬某按照“客服”的派單,依次向該銀行賬戶轉入1800元、1600元、4600元、16380元。

此后,“客服”以第四、五單刷單數量不對為由,讓馬某補刷了41400元和32760元,又以刷單超時為由,讓馬某繼續充單62000元。充單完成后,“客服”告知馬某任務已完成,但由于賬單被凍結需再轉賬12000元。次日,馬某意識到自己被騙后報警。

在刷單類詐騙案件中,受害人多為大學生、全職媽媽等年輕群體,空閑時間較多,希望利用兼職刷單購物掙傭金,但不少人都被騙。一開始,騙子會以練習刷單業務流程為幌子,刷單成功,購物本金和傭金可以迅速返還。受害者嘗到了小甜頭上鉤后,就需要完成連續任務,數額達到一定規模,騙子又會以各種系統故障、賬戶凍結等理由,誘導其向詐騙賬戶再度匯錢。很多受害人直到被騙子們“拉黑”后才發覺上當受騙。

此外,據警方介紹,詐騙團伙在刷單過程中往往會有意無意展示自己的辦公環境、營業執照等信息,但實際上,那些看似窗明幾凈、高大上的辦公室、正規的執照等都是用復制軟件偽造的。

民警提示,利用網絡虛擬交易的方式進行刷單,本身就是一種欺詐,網絡兼職刷單都是詐騙,廣大網友應提高警惕,以免被“套路”,撿了芝麻丟了西瓜。

網絡交友誘導賭博投資 越投越虧陷入詐騙大網

手機那頭和自己甜言蜜語的“白富美”,也許是一名“摳腳大漢”;全程外語交流、風趣幽默的“高富帥”,其“變身”秘訣只是詐騙話術和翻譯軟件……

2018年11月,保定女子李某通過某交友App認識一陌生男子,并一直通過微信聯系。一段時間后,該男子問李某有沒有做過理財,并推薦其下載一款理財App。李某下載打開軟件,上面顯示有多個房間,進入房間后可選擇押注,押注的選項有“猜大小”“猜單雙”“猜數字”,如猜中,則翻倍給錢;反之,下注的錢不再退還。

從2018年12月25日開始,李某在該男子的微信指導下進行押注,但贏的錢一直無法取出,如想提取,則必須再往平臺里投入此前已投金額的80%。后來,李某又向平臺投入5萬元,結果不但無法提現,反而全部輸光。隨后,該男子讓李某通過網貸給其轉錢,并用各種理由搪塞李某,直到錢全部輸光,李某先后累計投入43萬元。近期看到關于電信詐騙的文章,李某才意識到可能被騙,4月17日向公安機關報案。

警方偵破的相關案件顯示,這類電信詐騙呈現典型的程序化和專業化的特點。犯罪團伙成員眾多并且采取有組織的公司化運作,成員分為不同等級從事不同分工,內部管理比較嚴格;團伙往往采取“先甜后苦”的方式,以“投資小、回報快”為誘餌,待投資者放心大膽大量投資后,則掉入“越虧越投、越投越虧”的網絡陷阱;不管是專家薦股、貴金屬買賣、期貨交易,還是益智游戲、網絡賭博,只要投資者投入資金,就進入一張精心編織的大網,成為魚肉,任人宰割。

民警提示,國家禁止網絡賭博,網絡賭博都是詐騙!虛擬空間有太多的不確定性,在互聯網上結識的“好友”“戀人”不可輕信,一旦涉及錢財,理性對待,切勿沖動。投資者也要提高警惕,加強防范,切記“天上不會掉餡餅”,防人之心不可無,學會理性投資,知曉應急措施。